彩云易散琉璃脆   少妇小说   点击:加载中

彩云易散琉璃脆

去年夏天的一个晚上。

  打开手机的微信搜了搜附近的人,发现一个叫琉璃的,脑海中自然而然的泛起一句诗句:“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于是随手打了个招呼。过了一会儿她回复了。我们便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她问我多大了,我说二十三岁,她说我比你大很多,我说年龄从来就不是两个人做朋友的界限,忘年交想必是更有一番趣味,两个人成长的时代各自的经历差别很大,交往可能都会知道以前很多不知道的。她说也是。然后发了个龇牙大笑的表情。

  第二天接着聊天,我说你在干嘛呢?她说在弹古筝呢。我说哟,还是个才女呢。她说也学了没多长时间。我说你谈一小段给我发一下好不好。于是过了一会儿他发了一段语音过来。我听了一下,是“女儿情”。整体算是委婉流畅,让人沉醉。只是中间有一小段卡顿了一下。我恭维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听此清音雅乐,顿觉神骨俱清。”她回复道:“你说的太好听啦,我弹的还没有那么好。”我说道我最近刚好在学箫,什么时候咱俩琴箫合奏一下?她说好啊,等有空了。

  晚上接着和她聊,她说一个人在家看电视,挺无聊。我说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就今晚见个面吧。我请你吃个饭,顺便聆听一下现场版的古筝弹奏,我也带着我的箫和剑。没错,我还有一把剑。她说好的,就在小区附近的公园见面吧。我和她不是在一个小区,两个小区之间刚好夹着那个公园,她那边比我稍微远一点。我先早早赶到,坐在公园里休息等待。凉凉的晚风吹动树叶,似有沙沙作响声。深呼吸,闭目养神。过了二十分钟左右看到一个女性背着一个大长包款款而来。我拿着装着箫和剑的盒子起身向她走去,由于两人所携之物都稍显特别,几乎一眼便认出对方。于是相视一笑。看着她,穿着一件紧身的连衣裙,三十五左右年纪,算是保养得致,虽是眼角微有皱纹,但身上看不出明显赘肉,皮肤还算光滑,头发盘起在脑后挽了个髻。眼神偶尔泛起神采,由此察觉她身上还是有一种热爱生活的明朗气质,不像有些中年妇女那样让人一看毫无生气。

  看她背着一个大古筝,我赶紧把古筝抱下来,说道:“辛苦你啦,背着这么沉的古筝大晚上的出来,快坐这边椅子上歇会儿,”她笑道:“没事儿。”坐了两分钟后我把古筝放在椅子旁的石桌上,打开包,将古筝放平,把宫商觉羽几个调反过来一弹,便是沧海一声笑的调了,话说这个曲调是当年黄沾奇思妙想的天才之作。她笑道原来你也会一点古筝啊,我说哈哈我就会这一个调的弹法,以前一个朋友开一个卖乐器的店,去他那玩过几次,他教我的。还是你来弹吧,她说好,我弹一下,你可别嫌我弹得不好听。我说哈哈我的箫吹的也不好,咱俩开始吧,我拿出箫,她拿出乐谱,公园当时还依稀有些昏暗的路灯,气氛不至漆黑沉闷也不至于太明亮毫无情调。她弹的是菊花台,客观的说还是很好听。而我的箫吹的...怎么说呢,一个调从头到尾,毫无曲调该有的波折,时不时换的调自己都觉得不和谐,哈哈,就是这样。当初买箫本来就是喜欢上这种乐器的气质,所谓“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然后由于喜欢看武侠小说,顺便就把剑也买了。再也无法吹奏下去的时候,便拔出剑,伴着她的琴声呼呼生风的挥舞起来,自我感觉挺像那么回事。深夜树林之间,明月淡淡洒落。缕缕古音绕耳,手持长剑轻舞。霎时之间,恍如穿越一般。

  过了会儿,由于灯光愈发昏暗,她看琴谱有些吃力。我们便坐在椅子上休息了会儿。然后她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我说好的,我送你。我一向不是个急性子。我并未因此自得,也未因此担忧。自得其乐过得舒坦就好。

  送她到家后我也回去休息了。

  过了两天接着聊天,又约了晚上在公园见面,说的是这次见面就不用带古筝和箫了,两个人就坐着静静地聊会天。

  见面后两个人坐在椅子上轻言低语,互诉彼此近况。从以前聊到现在,再聊到以后。我不经意间向她吐露压力有点大,她安慰道:“没事,你还年轻,我觉得你特别优秀,你以后一定会越来越好的。不要太急躁了。”我搂着她的肩,她顺势靠向我的肩,我的手自然握住她的手,向她的发吻了一小口。小心翼翼的试探,发现她没有抵触,于是又搂住她的腰,手在她的腰部慢慢抚摸。柔软光滑的触感,觉得一股热流在小腹慢慢酝酿。于是问向她的唇。她很配合的舔舐我的舌头。我们动情地吻着。

  我说:我想找一个地方,没有别的人,只有我们两个人,我想和你在这样的环境下待一会儿,我想对你说些话。而有些话,在只有两个人的情况下才能说出来。她说好,不过我待会还得回家。我说嗯,好。

  于是用手机在附近搜了下宾馆,选择了一个稍微离得远些的,我开好房间后和她一起进了房间。和她躺在床上,我抱着她开始吻了起来,手隔着她的裙子抚摸向她的胸。她说小坏蛋,不是说有些话要和我说么。我笑了笑。她说我先去洗个澡,等我下啊。于是我在床上躺着,打开电视等她。

  过了一小会儿她出来了,刚看见她出来的景象眼前一花,以为看错了,她穿着情趣内衣出来了!看来那身情趣内衣她今天和我见面前就放在包里了,有备而来啊。我赞道:“美人出浴啦,这衣服真诱人。”走下床把她抱起来放在床上。看她这么有心,我也得花点心思了。嘴先吻向她的脸,然后到脖子,到胸,到两个挺立的葡萄,再到腰,舌头在她的腰上打了几转,在我的经验里,腰部是很多女性的敏感的地带。她果然发出难以忍耐的轻哼。我继续不断地吻下去……手揉向她的花核,手指探向她的花蕊处,感觉已经湿了一片。我手扶坚硬炽热的肉棒,在她的花蕊处徘徊摩擦,然后缓缓的、一寸一寸的进入……出乎意料的紧致。甚至比我以前和一些十七八的小姑娘还要紧。就像男人一样,女性的性器官也是各有所异。我全根没入,感受着整根坚挺被紧密牢实的包裹着,然后在拔出,她开始娇喘,似是压抑的声音终于呐喊出来一般。我继续开始抽插,手揉着她的胸部,她的胸不是特别大,盈盈一握,乳头挺立着,用手指揉捏着她的蕾头,下身不断挺动,看着她迷离的眼神,一头长发散乱在枕头上,手抓着床单……紧接着又换了几个动作。算是理解了男人为什么喜欢少妇,因为你一拍屁股,她就知道换个姿势,你一躺下,她就知道坐上来,你一站起来,她就知道跪下来,你一跪下来,她就知道撅过来。而小姑凉你一拍屁股她则回过头问你打她干什么……一番云雨过后,她满意又疲累的把手放在我的胸上,手指在我胸膛上打着转。我们漫无边际的聊些有的没的。有时候两个互相喜欢的人说话就是这样,没有什么主题,没有什么想要倾诉的,就是漫无目的的随口而出。过了一会儿,我们离开了宾馆,我送她到了她家的小区门口。

  接下来没过多久,我由于换了个工作,搬了个家,和她的距离有点远。偶尔联系一下,保持着每个月见一次的频率。每次都是彼此灵与肉的满足。

  在有一次对话的时候提及各自工作,她说以前是做警察的,不过前段时间身体抱恙,暂时不上班了。我说好厉害啊,除暴安良为民服务的,你平时出警吗?会不会很危险?她说她不出警,她主要是做登记这一块的。现在一般女警都不出警。我说那你拿过真枪吗?她说那当然啦,以前在警校经常打靶。我顿时心生憧憬好奇,然后说道:“那你的制服还在吗?下次能不能穿给我看看?”她说警服和警徽辞职后都上交了,我自己有件迷彩服,下次见你时我穿着吧。于是一个月后的会面中,我就见到了她穿迷彩服的样子。

  算起来到目前为止保持关系已经有8个月了。回想我所有性伴侣大多数总是维系着三个月的宿命,然后或者是由于工作两地相隔然后关系自然淡化,要不就是发觉两人性格不和或发生什么误会,总之是极少有超过三四个月的。思考和她为什么能保持这么长时间,大概是因为,两个人有一定的距离,没有每日每夜的相处,所以不会因为距离太近而产生摩擦;每个月见一次,总能保留着些许的新鲜,两人心里都轻松愉悦,也就不会有争吵。都享受着灵与肉的交合愉悦,这样就很好。

  至于未来如何,就不去想那么多了吧。未来变数太多,我们能做的,只是把握当下。

字数:3155
【完】
  
上一篇:多P风雪夜 下一篇:二婚的花姐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