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女与令狐师兄   武侠古典   点击:加载中

浪女与令狐师兄



  凤溪村中有一条溪水穿过,相传古时有百凤聚于此处饮水,故名凤溪。凤溪村也因此而得名!

  此时约有一、二百户农家在此居住,民风淳朴。村舍一片红瓦白墙,茂林修竹,好一番江南水乡的景象!这凤溪村虽然不大,但历史却十分悠久!据说它是前代武林前辈聂风的家乡!往常的凤溪村十分平静。但今天不知怎的,全村的一、二百人都聚到了村里的唯一的一家酒店外面,纷纷好奇的往酒店里张望着!

  因为今天酒店里出了一件奇事!一个长得像天仙一般的小尼姑竟然陪着一个粗犷汉子喝酒!这二人当然就是田伯光和可怜的仪琳小师妹!

  原来昨晚田伯光把仪琳抱出树林后,一直在打坐恢复元气,直到今天早晨才恢复好了,于是他就把仪琳挟持到凤溪村的这家酒店里陪他喝酒!

  酒店里其余的客人早已被他哄走!但是酒店的一角还坐着两个女人喝着酒!这两个女人一个身着红衣,带着头纱,手边放着一长箫,看上去已年届中年,但举止高雅,超凡脱俗,仍然风华绝代!另一人身着黑衣,竟是苗族打扮,腰配苗族弯刀,面容俊俏,粉面朱唇,看上去只有20来岁,对那红衣女人十分恭敬,应该是那红衣女人的仆人。

  田伯光没有哄这二人出去,因为他也看出来这二人来头不小,没有必要再招惹是非,玩弄俏仪琳才是正事!

  可怜仪琳一会被田伯光摸几下乳房,一会又被他拧拧屁股,一会又被他挠挠脚,羞骚万分,却又没有办法!

  这时!只听店外一洪亮的声音喊道:“他奶奶的,我说今天这是咋回事,怎么这么多人都挤在店外,害得大爷我也进不去!”

  话音刚落,只见一个人影一闪,刚才说话的人就跃入店中!

  只听那苗装姑娘赞道:“好轻功!”

  田伯光对跃入店中的汉子问道:“阁下是哪位?”

  那汉子道:“在下华山派二弟子劳德诺是也,今日正好路过此地。”

  田伯光道:“你不是劳德诺!”

  那汉子奇道:“何出此言?”

  田伯光笑道:“劳德诺是带艺拜师,现在已有30岁了,而你分明还是个年轻人,如何能瞒得了我?”

  那汉子笑道:“想不到你对我们华山派很有了解!”

  他接着道:“不错,我不是劳德诺,我是华山派大弟子令狐冲!”

  原来令狐冲安置好定逸师太和仪清之后,就一直寻找着仪琳,当他得知仪琳被逼和田伯光在凤溪村喝酒后,就毅然赶来了这里!

  田伯光笑道:“早就听说令狐冲狂放不羁,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来来,令狐兄可否陪在下喝上几杯?”

  令狐冲也笑道:“我也久仰田兄大名,反正今日无事,在下就陪田兄喝上几杯!”

  田伯光笑道:“好,够爽快,要是换了别的所谓名门正派的弟子,才不敢陪我这个淫贼喝酒呢,也就只有你令狐冲与众不同!”

  令狐冲道:“好酒也要品者高,何必有那么多顾忌呢,来,先干为敬!”

  但只见他一皱眉,放下了酒杯。

  田伯光奇道:“令狐兄为何不喝,这酒不好吗?”

  令狐冲道:“非也,非也,我不喝是因为有一个尼姑在这里!”

  田伯光笑道:“这是恒山派的小师傅——仪琳,怎么,令狐兄和她有仇?”

  令狐冲道:“非也,非也,不知田兄可知这世上有三毒?”

  田伯光奇道:“哪三毒?”

  令狐冲道:“尼姑、砒霜、鹤顶红!这三毒中尤其以尼姑为首,可见尼姑之毒,不瞒田兄,在下平时只要是碰见尼姑就要倒大霉,比剑必败,赌钱必输,可见这尼姑确实是丧门星,田兄你要是不想倒霉,就干脆趁早把这尼姑赶跑吧,千万别再留在身边啦!听我的没错,田兄,你赶紧把这尼姑赶跑吧,咱俩好痛痛快快的喝酒!”

  田伯光笑道:“令狐兄,你这话是别有用意吧?”

  他接着道:“我知道你们五岳剑派,情同手足,令狐兄,你说这番话恐怕只是想搭救这位小师傅吧?”

  令狐冲见自己的用意被揭穿,于是也不必再装下去,干脆大喝道:“淫贼,你说的没错,我就是要救这位小师傅,既然你不肯放人,看剑!”

  可是还没等令狐冲出剑,只听店外一道士大声喊道:“好个令狐冲,竟敢和江湖上臭名昭着的淫贼同桌共饮,丢尽了我们名门正派的脸面,我今天要清理门户!”

  原来这个道士是东岳泰山派掌门——天门道长的师侄,正要赶去衡阳城参加金盆洗手大会,正好路过此地,他在人群中看到华山弟子令狐冲竟和田伯光同桌共饮,一时愤怒,也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教训令狐冲!

  令狐冲道:“道兄,你先听我解释,我是假意和田伯光喝酒,其实我是想找机会救……”

  田伯光突然道:“这位道长,你不要听他瞎说,我告诉你,这令狐冲刚才还对我说什么他们华山派的武功为五岳剑派之首,说你们泰山派根本狗屁不是!”

  那道士被田伯光这样一挑拨,更加生气:“令狐冲,看剑!”

  令狐冲此时百口莫辩,只有挑剑相迎!

  那道士根本不是令狐冲对手,但令狐冲也不能伤他,只有只守不攻!

  令狐冲存心让他,可那道士以为自己厉害,更加拼命进攻,用的都是致命的招数,令狐冲被迫偶尔反攻一下,谁知那道士竟躲避不开,竟鬼使神差的被令狐冲刺中了左睾丸!

  令狐冲大惊,急忙收剑!

  那道士跑出店外:“你,你,你等着!”

  田伯光突然飞出店外,挥手一刀,就将那道士的右睾丸也割去了!那道士被废了!那道士惨叫一声,爬走了,再没了刚才的神气!

  田伯光又飞回店里:“哈哈,令狐兄,咱俩一人割了他一个睾丸啊,痛快,哈哈哈哈……”

  令狐冲怒道:“淫贼,我和你拼啦!”

  田伯光笑道:“令狐兄,你知道我劫了仪琳,想必是那定逸师太告诉你的,看你现在面色苍白,中气不足,想必是你昨晚为了帮那服了春药的定逸师太和仪清减少痛苦,而费了不少力气吧,哈哈,你现在伤了元气,怎么跟我打?”

  令狐冲道:“我……我没事,来吧!”

  仪琳哭道:“这位令狐师兄,你和我素昧平生,你快走吧,不必救我,莫连累了你!”

  令狐冲道:“仪琳小师傅,你别怕,我没事,我现在就从这淫贼的手里把你救出来!田伯光,出招吧!”

  田伯光道:“好,是个好汉!”

  他拿刀飞身便向令狐冲砍去,身法快如疾雷!

  突然!坐在一旁的那个红衣妇人用手中的筷子向田伯光一掷,那木筷子打在田伯光的刀刃上,力道奇猛,田伯光竟被震了回去!

  众人大惊!

  这时!一直坐在一旁服侍红衣妇人的那个黑衣苗族少女走了过来!只听她用苗族姑娘特有的悦耳的如铜铃般清脆的声音说道:“田伯光,你明知这位令狐少侠身体不佳,还去打他,真不要脸!”

  令狐冲道:“多谢姑娘搭救,不知姑娘和你家妇人贵姓?”

  那姑娘道:“我家妇人不想见人,所以叫我出面,我叫黑蝴蝶!”

  令狐冲笑道:“好奇特的名字!”

  那黑蝴蝶笑道:“我还有一个苗家妹子,名叫蓝凤凰呢!”

  令狐冲道:“苗家女子果然出众,不仅美若天仙,超凡脱俗,就连名字起的也与众不同,哈哈,我喜欢!”

  黑蝴蝶脸一红,嗔道:“你们汉人男子都这么油嘴滑舌,讨厌死了……”

  令狐冲笑道:“说的对,油嘴滑舌,老不正经,该打!”

  说着他就开始掌自己的嘴!

  黑蝴蝶“扑哧”一笑:“谁叫你自己打自己的嘴啦?”

  令狐冲一拉黑蝴蝶的柔若无骨的白嫩细手,笑道:“那好,你不叫我自己打自己的嘴,那你就帮我打我的嘴吧!”

  黑蝴蝶一笑:“你以为我不敢?”说着就伸手要打。

  令狐冲一伸脸蛋,闭上眼:“打呀?”

  黑蝴蝶红着脸:“唉,我真服了你啦!”

  她没有打他,而是伸出樱桃小嘴,“吱”的一声,亲了令狐冲脸蛋一下!

  令狐冲又惊又喜,也不避嫌,干脆也吻了黑蝴蝶一下!

  田伯光看不下去了:“你这多管闲事的黑蝴蝶,你不叫我收拾令狐冲,那你想怎样?”

  黑蝴蝶还红着脸:“你不是想和令狐少侠打斗吗,打斗多没意思,我想了另外一种比试方法,不知你二人愿不愿意试试?”

  田伯光道:“好,你说!”

  黑蝴蝶神秘的道:“现在还不能说,我要再早找几个人,才能开始比试!”

  田伯光喝道:“好,你去找,我等!”

  黑蝴蝶把店小二叫来,给了他一张五万两的银票,附在他耳边吩咐了几句话,那店小二于是就出了店,往驿站去了…………店外早已围了个水泄不通,全村的二百多人几乎都聚到了店外看热闹!

  令狐冲心想,这黑蝴蝶究竟想出了一个什么样的比试方法,她又要找些什么人呢?

  …………

  半个时辰之后。

  十二辆豪华的马车疾驰到了店门外!

  田伯光忍不住问黑蝴蝶:“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黑蝴蝶笑道:“你别急,听我慢慢说。”

  她接着道:“令狐少侠身体不佳,无法和你打斗,所以我想你俩应该换一种比试方式,不妨进行一场性交大赛,比你俩谁是床上的英雄!”

  田伯光一下有了兴致:“怎么赛?”

  黑蝴蝶道:“这性交大赛一共包括七局!”

  令狐冲问道:“哪七局?”

  黑蝴蝶道:“这七局分别是比技巧、比耐力、比勇气、比冲力、比硬度、比忍耐、比全能!”

  她接着道:“实行七局四胜制,谁先赢了其中的四局,谁就胜!”

  田伯光道:“你说的那么复杂,让人也弄不清楚到底怎么比,干脆现在就开始吧,每一局怎么玩你先介绍一下,然后我和令狐兄就开始比!”

  令狐冲道:“我同意。另外,蝴蝶姐姐,你找来的这十二辆马车里到底装着什么人,跟我俩这个性交大赛有关系吗?”

  黑蝴蝶笑道:“当然有关系了,令狐哥哥,你想啊,你们俩既然要进行性交大赛,起码要有几个女人吧……”

  田伯光插嘴道:“你陪我俩不就行了?”

  黑蝴蝶嗔道:“呸,你想得美!”

  她接着道:“于是我就花钱将这一带最有名的十二个妓女找来了,这十二个妓女号称‘潇湘十二钗’,正好可以作为你俩性交大赛的工具!”

  她对外面喊道:“你们进来吧!”

  那十二人就从那十二辆马车中走出来,走进酒店里!

  围在酒店外的村民都看呆啦!

  连令狐冲和田伯光也不禁眼球发直!

  因为那十二个妓女不仅貌如天仙,而且,她们竟然全都赤身裸体!只是为了走路,她们才穿着白色小袜和红色绣花鞋,否则,她们连这鞋袜也懒得穿!她们走进店里,站成一排。全部是1米85以上的身高!12对乳房,24个奶子!12片小森林,让人窒息!24条雪白的大长腿,摸一摸死了也值!还有那包在袜子和绣花鞋里的玉足,越是看不到越想看,人群中的男人们真恨不得扑上去,把她们的鞋袜脱下来,把她们的脚看个够!

  再细看这“潇湘十二钗”,她们中有的人长得妩媚妖艳,有的人长得丰满风骚,有的人长得清纯可爱!哪个男人要是能够同时玩一下这“潇湘十二钗”,就算明天死了也值!

  田伯光玩过无数妓女,但今天他见了这十二个妓女,也不禁心跳加快!

  而令狐冲更是热血沸腾!他平时待在华山,师父君子剑——岳不群管教甚严,对男女之事十分忌讳,所以令狐冲他没机会结识多少绝色女子!因此当他今天见到这十二个令田伯光见了都激动的绝色妓女,他怎能不兴奋?他真恨不得现在就上前去操这些妓女!

  这时!只见店外已经有好色男子当众脱下裤子开始手淫啦!凡是在场的男人都已失去理智!

  这时只听黑蝴蝶说道:“我将这十二人按照条件、能力平均的分成了两组,每组六人,一组人跟着令狐冲,另一组人跟着田伯光!”

  她接着道:“比赛结束后,若令狐冲胜,他就可以把仪琳救走,若田伯光胜,那么仪琳还归他!怎么样?”

  田伯光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就凭令狐冲这个毛头小子,还想跟我这个情场老手斗,别做梦啦!”

  他想了一下就说道:“这样吧,若令狐冲胜了我,我不但让他把仪琳带走,我还把自己的一项绝技——夺命狂精传授给他!如何?”

  令狐冲见田伯光瞧不起自己,于是也毫不退让:“如果你赢了我,我也把我的一项绝技传授给你!”

  田伯光冷笑道:“你能有什么绝技?”

  令狐冲应道:“你应该知道我们华山派有一本内功心法——紫霞秘籍,为历代掌门人所修炼!”

  他接着道:“现在华山1500多名弟子中,只有我一人得到家师传授,学得了一些入门功夫!”

  田伯光大惊!

  于是双方讲好了条件,就准备开始比赛了!

  黑蝴蝶道:“现在我们就进行本次性交大赛的第一局比赛——比技巧!”

  店外的好色男子开始叫好!

  黑蝴蝶道:“我先介绍一下比赛规则!”

  她接着道:“第一局是比试你俩的性交技巧,规则是这样的,你俩分别和本组的六名女组员性交,看你俩谁的性交技巧更高超,能够令本组的六名女组员在最短的时间里都达到高潮,谁先做到这一点,谁就胜出!”

  她又道:“现在,就请你俩脱光衣服,站到你们本组的六名女组员当中,准备开始比赛!”

  田伯光率先脱光衣服,骄傲的露出他那25厘米长的大号鸡吧,向令狐冲示威!

  店内店外的已婚女子都心中一惊:“天啊,我现在才发现,原来我丈夫的鸡吧是那么小!”

  令狐冲毫不畏惧,慢慢的解开裤带,脱下裤子!

  一个30厘米长的巨型鸡吧挺了起来!

  田伯光大吃一惊!

  那十二个久经沙场,对男人几乎已经没有了感觉的“潇湘十二钗”见了此物,也不禁心潮起伏,想入非非!

  而那未经人事的黑蝴蝶见了此物,更是脸蛋绯红!更别说单纯的仪琳,她早已是羞骚万分,心中燥热,下体湿润!

  令狐冲光着屁股,站到本组的六名裸体女组员当中!

  那六个骚女时不时的偷偷拽令狐冲的鸡吧一下,搞得令狐冲还不好意思!这时黑蝴蝶发现令狐冲的鸡吧没有涨到极点,便问他为何如此。令狐冲就把昨晚和定逸师太以及仪清在一起的经过说了一遍!

  黑蝴蝶知道了令狐冲昨晚陪定逸师太射了19次,大耗体力,为了公平起见,他给了令狐冲一个苗族特产——金枪大补丸,令狐冲吃后,果然立刻就感觉体力充沛!他的鸡吧也涨到极点!

  黑蝴蝶稳定住躁动的心,慢慢道:“现在,第一局比赛开始!”

  田伯光拽过来一个本组女组员就开始玩,另外的五名女组员就围在田伯光的周围,光着屁股在那喊:“加油,加油……”

  令狐冲也拽过一个组员……

  田伯光何等厉害,他玩过的女人比令狐冲见过的都多,所以他的性技巧要比令狐冲高出许多倍!

  只见田伯光不慌不忙的很有经验的用嘴将那个女组员的耳朵含进嘴里,用舌尖在她耳朵里滑动,然后一只手去抚摩那迷人的乳房。他用舌头舔着她的脸,又用舌尖在她的鼻子上,眼睛上滑过,来到了她的唇边,轻轻的将舌尖舔向她的双唇!他又把手掌整个放在那个女组员的阴部上,轻轻的慢慢的用力积压揉动,嘴将她的一个乳头含进嘴里吸吮着,手不断的抚摩她整个阴部……他又把手攥成拳头,伸出中指,慢慢揉动抚摩着那个女组员的阴蒂,他慢慢抽动手指,前后抽,左右抽,上下戳……那个女组员久经沙场,却从没遇到过田伯光这样有经验的技巧丰富到了极点的男人,所以她完全不是田伯光对手,爱液很快就流了出来!田伯光连忙用嘴去接住,不肯浪费掉一滴!

  田伯光他从来不浪费女人身上的“美味”!

  田伯光又轻轻的含住那个女组员的大脚趾,吸进嘴里面用舌头慢慢舔吸,双手则握住她的脚掌,并且慢慢的抚摩着她的交心及脚背……那个女组员大声呻吟着,终于缴械投降了,她高潮了!很多爱液喷射出来,喷到田伯光脸上,田伯光则张嘴迎接着,喝着这美味的甘露!他连插都没插那个女组员一下,就轻而易举的令那个女组员达到了高潮!

  好个田伯光!只见他满脸都是爱液,又开始干第二个女组员去了!这可急坏了令狐冲!性技巧缺乏的他,还在干他们组的第一个女组员呢!他生硬的模仿着田伯光的动作,可就是不能让本组的那个女组员达到高潮!他见这样不行,只好一挺鸡吧,开始硬插那个女组员!他吸一口气,一下就将大鸡吧连根插入!疼得那个女组员惨叫一声,哭了起来!

  这一哭,更显得那个女组员妩媚妖艳,楚楚可怜!

  令狐冲插着这个美女,又看着围在自己周围的那其余五个正在给自己加油的裸体浪女,心中一兴奋,精门一松,竟射了出来!

  而那个女组员还远没有达到高潮!

  令狐冲长叹一声!他今天可是在众美女面前丢了大人!

  而一边的田伯光已经令他们组的第二个女组员达到高潮,开始操第三个啦…………就这样,当令狐冲令本组的三名女组员达到高潮时,田伯光已经令本组的六名女组员都达到了高潮!

  第一局,田伯光胜!田伯光1:0领先!

  黑蝴蝶站出来道:“现在我们开始第二局——比耐力!”

  她解释道:“这一局的规则是这样的,先把你俩裸体绑起来,然后让你们本组的六个女组员去吸吮、把玩、套弄你俩的鸡吧,看你俩谁的耐力强,能够经受住这样的刺激。最后谁的耐力差,先射掉了,就算谁输!”

  于是黑蝴蝶就将他二人裸体绑了起来!

  他俩本组的六个女组员就赤身跪在他俩周围,准备开始!

  店外围观的村民越来越多,人们争先恐后的看着这一场淫荡的性交大赛!

  只听黑蝴蝶一声大喊:“第二局比赛开始!”

  各自组的六个女组员立刻就忙活起来!

  只见令狐冲组的六个女组员围在他身边,使尽浑身解数来刺激他的鸡吧!

  一个妖艳的妓女先用嘴亲吻他的龟头,再慢慢的伸出舌头放在他的龟头上,轻轻的舔。只见她熟练的用舌头在他的龟头上打圈,并用舌头上下拍打着他的龟头,同时手握住阴茎上下搓动。

  令狐冲哪里享受过这样的极品刺激!要知道,现在伺候他的人可是名震江南的、性经验十分丰富的伺候男人的高手——“潇湘十二钗”啊!他怎能不兴奋?

  这个有经验的女人并不是很用力的去舔它,而是时慢时快,这样让令狐冲很爽的。她又吐出来用令狐冲的阴茎在另一个外表清纯的妓女的脸上按摩,那个妓女的双手扶在他的腰间,完全用嘴巴给他服务,并且玩弄他的睾丸。她尽量把令狐冲的所有的阴茎都含在了口中,并且告诉令狐冲,暂时让他自己动,把那个妓女的嘴巴当做阴道来插。

  令狐冲顺从的扭动着屁股……感觉好温热啊!

  旁边的田伯光也在享受着这极品待遇……

  …………

  一顿饭的工夫过去了!令狐冲和田伯光二人此时都已是箭在弦上,就看谁能多忍一会了!

  这时,令狐冲组的一个妓女爬到令狐冲的身下,把自己的头埋在令狐冲的屁股沟里,还用手把令狐冲的屁眼掰开,伸出滑润的舌头,伸进令狐冲的屁眼,还在令狐冲的屁眼一带来回舔着!

  一阵酥麻的快感直冲令狐冲心头!要知道,屁眼也是男人的敏感地带!这突如其来的超爽刺激终于击垮了令狐冲!

  “不要啊……”令狐冲呻吟着,但精门已松,精液已从精囊流向阴茎!

  若他还能动,那他还可以在阴茎根部按一下,阻止精液流出,但现在他又被绑着,不能动弹,无法阻止精液涌出!

  “啊!”只听他大叫一声,乳白的精液就从马眼中喷涌而出,四处飞溅,喷了还在给他口交的那三名女组员一脸!

  那三名女组员贪婪的吸着他射出的精液!令狐冲又输了!

  旁边的田伯光见令狐冲终于先于自己射了,长松了一口气,他终于也再憋不住了,大喝一声,也喷了!田伯光2:0领先!

  令狐冲形势很危急啦!黑蝴蝶和仪琳也不禁暗暗着急!

  围观的村民都倒向田伯光这一边:“加油,田伯光……灭掉那个没用的令狐冲!”

  田伯光得意洋洋的看着令狐冲:“怎么样,还敢不敢跟我比?”

  令狐冲豪情顿起:“敢!当然敢!我决不会临阵退缩!”

  仪琳心疼的对他说道:“令狐师兄,你放弃吧,你我素昧平生,你不必……”

  令狐冲打断她的话:“不必担心,仪琳师妹,为了救你,我死都不怕,还会怕什么性交比赛?来吧,我还有机会!”

  令狐冲的这种乐观自信的精神感染了在场的所有人!

  比赛还剩下五局,令狐冲能否转败为胜呢?

  【完】
上一篇:御母女一双 下一篇:讲了一夜历史
评论加载中..